“醜事”我講出來了

  壹生中,我做過壹些好事,談起來津津有味;也做過壹些錯事,醜事,甚至是不孝敬老人的事,雖心知肚明,卻避而不談或“避重就輕”。現在老了,覺得晾出這些醜事,既可以加深自己的改造,也對青少年有所啟示,我就“麻袋倒西瓜”說個痛快吧。
推荐文章:laidingsun
zhanghuamr
sumannvzi
aliceriy
enadsom
  關於孝親敬老
  老爸去世不久,我想把親生母親轉為市民,和我們生活在城市裏。因為手續壹直辦不下來,母親也以“不習慣”為由,要回弟弟家去。我急了,就把她接到孩子的小工廠裏,那裏人多,照呼也方便。就在這段時間,我的思想出了問題:突然間,母親在房裏拉了壹大灘稀屎,把屋裏搞得烏煙瘴氣,而且壹天幾次,連住數日。雖然醫生治好了,心裏卻有壹股怨氣。她也非常尷尬,覺得對不起我,對不起照呼她的人。直到我的年紀越來越大,走社會福利中心采訪時,半道上想拉了,再忍也忍不住了,便不怕丟人地解開褲子蹲在街道邊上拉,事畢還用手套擦了屁股。直到這個時侯,我才身同感受地知道了母親那次拉在房間裏的無賴,也才體會到老人生活之艱難,我後悔莫及,當初絕對不該埋怨母親;還有壹件事,使我更加愧疚:當時,她說她腿疼,我給她買了藥,又給她請了醫生,但看來看去還說“疼”。我的心裏就有點兒煩,覺得“她是沒事尋事,想回去了故意裝的!”因此,在她再次要求回弟弟家時,我就叫來司機把她送回弟弟家了。扶她上車時,我用勁把她的腿塞了進去,她哎呀了壹聲:“疼死我了!”現在,我和老伴年齡都越來越大,腿也越來越疼,老伴還因此動了手術,我這才相信母親的腿疼不是裝的而是真的,我當時絕對不應該對她老人家采取那種粗暴的態度!
  人人都會老,老了行動就不方便了,老了就會這裏疼那裏痛,老了就會有許許多多意料不到的事發生……做為年輕人,不能用自己的身體衡量老人的身體,不能用自己的精力衡量老人的精力,不能用自己的抵抗力衡量老人的抵抗力,壹定要站在老人的立場上設身處地地為老人家想辦法,辦事情,說得再“土”壹點,就是要像對待妳的孩子那樣孝敬老人才行!
  真是後悔死了,想補也補不上了!
  關於洗澡泡腳
  我早就知道經常洗澡泡腳好,就是不習慣這樣做。多則壹個月,少則半個月,還不知道洗不洗壹次,經常搞得身上有壹股味。小女壹進家門,就喊:“誰的腳臭?這樣熏人?”我知道是我的,反而說:“就妳幹凈?嫌臭別來!”她媽見我說話難聽,就頂了我壹句:“還不快洗去!”女兒見她媽發了話,馬上就燒洗腳水,女婿搬了個板凳就坐下來準備給我洗腳。於是,就發生了“享受女婿洗腳”(登在《中國老年報》和《黃河晨報》上)的那個場面:泡了10幾分鐘後,他就在腳心、腳背、腳趾處認真揉搓,再用剪刀在腳後根與腳心處反復刮來刮去,幫我清除了不少“歷史垃圾”。待修整完腳趾和腳心、腳後根後,又反復按、揉、扯、壓,且動作緩慢、連貫、輕重適宜,讓我享受了壹次“技師”般的腳部按摩。從此,我就隔三差五洗壹次腳,特別是搬進“天然氣”新房後,在老伴的監督下,天天晚上用中藥泡腳,這就慢慢養成了習慣。現在壹天不泡,就好像缺少了點什麽,怪難受人的!俗話說,“熱水泡腳,勝似補藥。”此話說得不錯。洗澡,也是這樣。壹改過去壹月壹次為兩、三天壹次。如果不是報上說“也不要天天洗”,我就準備每晚洗壹次。洗澡不但能緩解疲勞,促進血液循環,還能讓人心曠神怡。
  真是老了,老了,才改變了“不講究衛生”的惡劣習慣。
  關於包皮睫毛
  我從小就是壹個包皮患者,因為不影響性的生活,根本沒有把它當回事。久而久之,經常發炎,幾乎到了離不開灰錳氧的地步。到了老年,更加嚴重。動手術吧,怕老了老了再動壞了;不動吧,又痛苦難忍。無奈之下,就動了。想不到的是,竟動得非常成功,就連幾年前早已消失的晨勃現象也有所恢復。
  睫毛也是壹樣,早就倒了。但遲遲不動手術,直到前年發展到最嚴重時,才不得不動了個小手術。
  人的壹生是艱難的壹生,不可能沒有疾病;嚴重時,還需要動手術。直到現在,我才認識到,應該動的手術還是要早動、適時動,不要七推八拖,拖到老時才動。因為老年與青年比,壹則承受能力不如年輕時強,二是甚至影響自己的幸福或“性福”。
  “醜事”我講出來了,希望壹些年輕同誌能從中受到教益或啟示。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