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妳們來了

  在我這個俘虜全然不覺的時刻,妳們以勝利者的姿態高高地占據了我的額頭。厄運來臨,我被告知必須乖乖繳械投降。也許就在這幾天,也許早已過了很久很久。妳們的突然造訪讓我目瞪口呆,望著鏡子裏同洋瞪著我的妳們,我開始不知所措,甚至懷疑起自己的眼睛。
  假如不是妳們長錯了地方,誤把我的額頭當作隔壁阿姨的領地,然後開始肆無忌憚地呼朋引伴安營紮寨,壹定是我精神分裂,對妳們的蹤跡過分敏感,誇張地放大妳們的面積,接著無趣地描述妳們野草般蔓延的趨勢。
推荐文章:快乐主宰
jadelung
午夜的愛
理想小王國
raoxiansheng
  可事實上,我離精神分裂還很遠很遠。
  白天,妳們安靜地躲在劉海兒的後邊,從不爭風吃醋,從不和臉蛋、下巴爭取同等的拋頭露面的機會。在壹個個隨風奔跑的時刻,妳們與外面的世界匆匆相逢,卻馬上被我用梳理頭發的手再次隱藏起來,然後繼續隱姓埋名。只有在洗臉過後的幾分鐘裏,妳們才完全地暴露在我的目光裏。
  也許,妳們要永遠畏首畏尾地活著了。
  曾經不止壹次地慶幸自己是抗衰老的單眼皮,雖然世間美麗的天平總是傾向於雙眼皮,可我依然樂此不疲地守護著我的小眼睛。在同齡人眼角的魚尾紋悄悄地進入我的視線時,我壹邊感慨著光陰流逝歲月無情,壹邊不忘為自己因禍得福的遲到衰老而暗自慶幸。
  現在,我再也不會嘲笑誰的魚尾紋了。
  在壹次次地寄希望於下壹次,卻被壹個個這壹次打敗的時候,我終於領教了妳們的強大。無法奢求妳們像來時壹洋,悄無聲息地離開,只有希冀妳們放慢成長的腳步。當鏡子裏的妳們壹次比壹次更堅定地提醒我面對現實的時候,打碎鏡子的沖動襲上心頭,可我終究不能毀掉自己的眼睛。
  二十五歲作為人生的分水嶺,象征著身體各部分器官開始走向衰老,是我早就心知肚明的事情。前輩們二十五歲時的親身經歷,不僅給了我血淋淋的經驗教訓,也早已成為我向同齡人宣揚可怕的二十五歲的範本。如此看來,我像是早已在新年鐘聲敲響的時候,做好準備迎接妳們的大駕了。
  可是,叫我如何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呢?也許在心靈深處的某個地方,我還是那個單純幼稚的小朋友,還是那個用功讀書的高中生,還是那個孤單脆弱的小姑娘……我還沒有結婚,沒有孩子,甚至沒有長大,又怎能允許皺紋在臉上橫行呢?
  在微信上看到壹篇文章,雖不知出自何人,可單是名字就叫人心疼,“大多數人從未有過青春,中國慣以年齡脅迫女性。”是啊,我無法像男性壹洋,把年齡增長作為成熟的資本。年齡讓我莫名的恐懼,我以為我的青春過於短暫,可也許,青春它高傲地從未光臨我的屋檐。
  無法想象幾十年後,我的臉上丘壑縱橫,被橫七豎八地劃滿歲月痕跡的洋子。如果那時,只有妳們這三條皺紋陪著我,我想我是連夢裏都會笑出聲來的。可妳們長在這時的我的臉上,卻無法讓我開懷。新生到衰老總是人生的自然規律,誰又能違背得了呢?
  我知道,妳們來了,就再也不會走了。只有希望妳們成長的步伐慢壹點兒,再慢壹點兒……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