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歸人何時能復還?

  人生寄予我們的是什麽呢?壹日復壹日無窮的等待,黑暗蒼茫的道路,孤單無人的旅行。
  我總想走壹場單人的旅行,看更多的風景,聽到更多的故事。在牛羊遍布的原野上策馬奔馳,和牧童壹起哼唱遙遠的歌謠。
  只是這壹場夢總未實現,我仍舊日復壹日的做夢;感受著腳下道路變得窄小、灰暗;昨夜得知又有壹位網友踏上了旅行,為她能實現夢想感到欣慰,同時心底也積攢了壹份落寞。旅行,於我終究是搖搖無期。
  總是在不經意間被感動,總是活在自己創造的小小世界裏;偶爾小小的挫折便被打敗,其實我終究不知道自己在感情與親情面前該作何選擇。
推荐文章:智慧的姿態
時刻展翼
惡魔在身邊
huangxiaoxiao2014
贝比芭芘
  還家未久又離家。這是魯迅壹首詩裏的壹句話,對啊,何其匆匆。匆匆半日歸家,匆匆半日又離家。還未來得及給父母做壹頓可口的飯菜,還未來得及與友人相聚,還未來得及與親人談心。我們又匆匆的為生活而離去,院裏的菜秧已經拔高,知了的叫聲也開始繁榮,又壹季的夏天歸來,我們卻再不復當時模樣。
  也許越漸成熟,越來越傷春悲秋了吧。想到終有壹天我亦會別了家鄉,別了親人與故友踏上漫漫的他鄉之路。心裏越發不忍,擔心父母壹日壹日的老去,沒了我的照看他們會何如?也擔心自己最終選擇了情感,壹個人披上戰袍,那時便真正的是壹個人了吧。
  多久以前,我是那樣的渴望戀愛,而現在我卻懼怕選擇。壹直以為身邊有了另壹個人,這樣便會多壹份關心,也可以多壹份任性。現在,卻不得不提醒自己拼命奔跑,不得不努力長大,或許戀愛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壹份甜蜜亦伴有壹份責任。
  只是將要踏上那漫漫的他鄉之路,那裏沒有親人、沒有故友;等待自己的或許是前所未有的孤單,心裏也攢下壹份恐懼,對未來的恐懼,對陌生的恐懼。
  仔細算算我們真的沒有多少時間陪伴生養我們的父母,我們有太多的圈子;工作的圈子,寫作的圈子,旅行的圈子;父母在我們這裏到底占了幾分重呢?
  探試幾次母親關於我如果遠嫁這個問題,她始終保持不拒絕亦不贊同的態度。是啊,母親在19歲那年因為家境不得不跟著父親來到這裏。母親苦了二十年,因為距離的原因,整整二十年的時間也只回娘家兩次如此寥寥。在她心裏始終認為遠嫁便是賣了女兒,所以我即使只是單純的去南方工作亦遭到他們的不贊同。
  是啊,遙遠的異地,漫漫長路誰能保證會發生什麽呢?
  路邊的野花開的越來越絢爛,天氣越發的炎熱;離家又有數日了呢,不知不遠他處的父母可好?不知努力學習的姐姐如何?不知遠在他鄉的他又怎樣?
  我曾在心裏許下對父母的承諾,我曾以為我會看淡這世間的情感最終歸於平靜回至家鄉。我終究放不下這世間的繁榮,也極容易被這世間的柔情瞇了眼。可現在後悔有何用呢?放不下的終究放不下,不僅僅因為感情亦是那份不能言語的責任。
  是不是我擁有壹場單人旅行之後便能得知壹切的答案?是不是我也要去遠方才能長大?是不是終究不能卸甲歸田呢?
  天氣開始變的陰沈了,濃重的積雲裏幾只雷鳴嬉戲;這時家裏院落墻角的那柱牽牛花是不是在風中無助?父母是不是早早吃過夏日的晚飯,於陰涼中歇息?有沒有領人去叩開他們的門同他們閑聊,那幾只白花花的鵝又下了幾只蛋?
  那顆許久不曾結果的葡萄樹怎樣了呢?那顆變了形的核桃樹今年又是否害了蟲災?
  我這名不算遠方的遠方歸人何時能復還?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