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世界的另壹邊,靜候君來

這叮咚的雨,又把那孤獨的風給帶來了,是的,從來的那壹刻起,它不再孤獨了。它使勁的吹著,拽著我的裙角,不肯松手,我能感覺得到,我能碰到它,這感覺,不是噓噓的,是真實的,十分真實。街上的人走光了,留下了我,留下了雨,留下了風,留下了三個友人的最美時光。
推荐文章:幸運の女神
rimocyl179
kokolu
dissolutefact
yunregistion
2011122719254685.jpg

雨露落在了花瓣上,吸收了它的清香,交給了風,又交給了我,使得我的周圍全是滿滿的花香。我在壹瞬間聽到了壹個陌生卻熟悉的聲音,看到了壹個陌生又熟悉的人影,他來到我面前,仿佛看清了我的心思,他說:“還有我”。三個字,僅僅三個字,涵蓋了所有,涵蓋了天地。他轉身走了,我知道,他其實沒走,他還在我的身邊,永遠不曾離去。

風走了,雨停了。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留聲息,不著痕跡。壹人,兩人,三人······,漸漸多了。雨後的陽光是最燦爛的,雨後的空氣,是最清新的。我依然能感覺到周圍還有壹個不尋常的呼吸,還有壹個不尋常的人。心啊,貫通了許多。

擡頭,凝望遠處,我看到了彩虹,想用手去觸摸,卻怎也摸不著。罷了,有些東西,可望而不可即,只能保持若即若離的關系,不光自己壹人,還有所有。它就像壹座拱橋,頗帶弧度,頗帶色彩。斑斕,隱約,若如壹層彩色薄紗,可以清清楚楚的看清後面的山巒,而不是壹層可悲的後障壁。

壹種相思, 兩處閑愁。現在全然的消失了。三生信仰,四世同堂。安詳下的寧和。

蜻蜓點水,蕩漾著橋下的綠波,遊魚嬉戲,仿佛與蜻蜓應和。某些時候,不言亦不語,卻可溫暖人心,溫暖紅塵,溫暖世界。

不知人到底有沒有來生。倘若有,便要將這壹刻銘記在心。倘若沒有,那便只能用這壹生來刻骨了。

遠處飄來點點白帆,岸的那壹邊,誰有奏了壹曲迤邐的挽歌,空蒙山色,潺潺流水,琴瑟和鳴,天地蕩漾,君心蕩漾。

素白衣衫,持壹把山水的扇,屹立在硯臺前,款款移步。放下手中,輕提墨筆,揮灑自如。那棱角分明的臉,依然透漏著微微的安詳。

夢裏花開,我在世界的另壹邊,靜候君來。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