輾轉自己的堅強

壹個人,獨自的行路到底有多難?年華甩不掉的稚嫩,在經驗之前卻要俯身叩禮,我拈壹抹記憶廝磨,忘卻痛苦邊緣的訪工路。有壹份可做可息的工作就夠了,不需要得到太多的回報,壹筆飛來的鴻運我可真的承受不起。有壹份可笑可哭的工作就夠了,我可不探望可以日日顏笑眠眼,只要苦甜參半就心滿意足了。
推荐文章:莎莎gril
满满的爱
kokolu
蛙の王女
春草開花
畢業了,成績成了我最大的痛,學校的名單在周圍晃來晃去,我憑分只能擇壹下等院校與青春終老。先別想這些痛苦的事,先將眼前的暑假計劃統籌統籌。暑假,興趣班,遊歷山水,做家教,攤位的吶喊等,通通都與我這個孤僻的人不符,我是個毫無經驗,優哉遊哉,與生活共呼吸的閑人.

閑人是非多,想巧又想好。在東窗上做壹個場美夢,在西窗上剪壹夜失眠,把中.西,古.今,遠.近,不停的頷首思索,花落落壹場空,人還沒離去卻世事鏤空,再無景象相映。如果能靜靜地在桌案上臨壹首小詩,摹壹卷工筆墨畫,於傍晚聽風雷驚雨,在深夜,聞蟲鳴肆耳,就論這是是非非,管它愁濃幾許,自然談語間,好不快活!

可幻想終究是壹場極清的夢。日升時,我們祈望今天有所作為,日落時,感觸又壹日碌碌無為。每天都在興起和降落間來回停靠,也要硬是攬良辰美景入夢,醒來才知道只是虛設壹場。生活在沒有認知人的眼裏始終是色彩鮮紅的,後來欲要嘗試融合,眼神就變得鮮紅,鮮紅的殘酷事實就築成壹道鐵門把我們狠狠地攔住,無法在邁近壹步。

在我的文字之中,帶著我深深地無奈。有壹個男生加了我的摳摳,他說很羨煞我的文字,我浮起了壹層厚厚的自卑感,他又說要和我好好的交流好好的學習,我無法忍受壹個文字背後的我是那麽的爛。後來我手機信號微弱,扣便掉了線,當我重新上線的時候,看到他留下的言語,他說他後悔沒有上學,不能擁有寫文章的能力,直的想努力。我看到後就深深的感動了,我只能在幾個破字中研磨壹點點的無奈,可我於生活可是極度的賴,賴到了我想哭泣。

我想得到壹份可以允我轉身舒腰的工作,我的想法已經無在乎多麽的復雜,可以在生活這條路上,微涉邊角就夠了。我不貪圖那些在社會紅塵滾遍的老人經,我只要瞥眼江湖,劍指江湖,在池塘淺處取壹瓣蓮花,暗嗅芳香就夠了。

時間,我可不希望像雨壹樣被煮著,不停的迎下壹個時季。時間,在塵海中翻滾,飄逝著,在蚌的口中化為壹刻珍珠被珍藏。我們難以見到.捉住.欣賞,只能用心的埋葬.留戀.折殤。

夜深深的,千言萬語間我被自己渺小,輾轉自己的堅強,於苦澀時空壹個像樣的交代。幸福,不是來不及給,只是給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期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