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自己的爐火,我是我自己的暖風

  想起曾經每到冬天就渴望下雪的心情,想起在上海時難得下壹點點雪就舉著相機到處去踏雪尋梅,想起曾經多麽奢望可以在雪白的世界找壹處空曠留下自己的笑聲留下自己的腳印……如今,每天都能置身於雪白的世界,隔三差五就會看見壹場飄雪,我滿足嗎?好像是很快樂,又好像完全波瀾不驚,就像壹切都是理所當然,就像從來就是如此。
推荐文章:jiayixinlive
sunxiaoli
yinghuacao
featuresapp
dariyangshonw 
  人生,無數的峰回路轉,太多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那轉了彎在等待著自己的會是什麽樣的風景,我只對自己說:壹切,可以盼望,可以為自己的夢描摹壹幅又壹幅美卷,但得記住,無論看到仙境,或是跌進荒蕪,都無需太多喜怒怨艾,只需感恩,感恩天賜,讓我圓夢或是讓我變得更腳踏實地。
  
  和雪親近這麽久,依舊擋不住自己看到新雪就忍不住要驚嘆壹聲,依舊擋不住自己迫切要邁上新雪的腳步,真喜歡在厚厚的雪白的沒有壹點點痕跡的新雪上落下自己的腳印啊,深壹腳、淺壹腳、直直、彎彎,就像在雪白的信箋裏或空白的文檔上落上壹個個墨色字跡,輕壹行,重壹行,長長,短短……
  
  和雪親近這麽久,依舊看不夠雪花飛揚的舞姿。壹場又壹場的雪花紛飛,不管陰天還是晴天,不管有風還是沒風,雪花想來就自空中飄飄灑灑而來,有時細細綿綿,如春雨,彌漫在整個空間,看不清起處,找不著落點;有時片片絮絮,如花瓣,壹朵壹朵旋轉而至,搖曳著舞姿,燦爛著笑顏。煮壹壺濃茶,讓茶香氤氳沈默的時光;看壹窗飛雪,讓雪花勾起心中的梅香,
  曾經的寂寞和癡纏,曾經的相守和決絕,就這樣驀然消散,心如雪原,清明空曠。
  
  和雪親近這麽久,依舊喜歡獨自去踏雪。從壹片雪原走進另壹片雪原,從壹座雪山登上另壹座雪山,我總不厭倦。尤其,喜歡站在空曠的沒有人跡的雪地上,仰起頭,閉上眼,傾聽風拂過雪顏的聲音,傾聽陽光漫上雪身的聲音,傾聽雪花們彼此呼應歡笑的聲音,心裏那麽靜。壹切的思,壹切的念,壹切的焦躁,壹切的鞭長莫及,壹切的患得患失,都變得比雪花還要輕,比雪色還要淡,唯有了然在心間。
  
  壹個人在雪地裏走的久了,開始的清冷漸漸消散,隱隱的溫暖從足部升起,直至全身彌漫。暖催花開,笑上眉間,回首自己的腳印,深淺不壹,曲折蜿蜒,忍不住會有些感嘆,那心情就如回看自己封存在紅袖的壹本日記:那壹段熱血沸騰纏綿非惻的時光,那壹段不管不顧無拘無束的愛戀。詩行終於被演沒在現實歲月,美好的曾經便懨懨而成恨晚集,宛如壹首歌中的吟唱:“寒風瀟瀟,飛雪飄零;長路漫漫,踏歌而行;回首望星辰,往事如煙雲。癡情換得壹生淚印。”歌聲盡處,我不悔不怨,不問緣何來何去,只將這壹段歲月剪成煙花珍藏,偶爾於無人的夜獨自燃放。
  
  壹個人在路上,風雲際會,因緣巧合,也許會有很多人陸陸續續和妳同行,借給妳肩膀,伸給妳雙手,甚至奉上溫暖的懷抱,然而每壹個峰回路轉間,總有人走著走著就散了,有的瀟灑揮手,有的鄭重告別,有的消失得無聲無息,問情愛何時終止?正是遠去之時,告別妳時。剩下的路,如沒有自我溫暖的能力,將會走得多麽孤寒?學著自燃,溫暖自己,也能溫暖靠近著的人,即便擦肩而過的瞬間,回眸,那壹絲溫暖總會幻成什麽留在彼此心間。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壹蓑煙雨任平生。”這壹程,我沒有江南的雨,沒有盛開的花,沒有相牽的手,唯有寂寂獨行,遠離是相忘的緣起,相忘是來路的主題,然縱有風雨穿林打葉來,縱有鮮衣怒馬狂奔去,我壹樣不會怕,不會慌,我是我自己的爐火,我是我自己的暖風。這世界,從不會有真正的孤單,伸開雙手,會有雪花飄落;側耳傾聽,會有雪花吟唱,妳聽,那緣來緣去的聲音,就如冬去春來壹樣,讓人了然,歡喜。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