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最美的風景往往是在記憶裏被發現

  哥哥曾驕傲說:“西雙版納周圍的高速路是全雲南最美的。”
  我當時只是淺淺壹笑。現在回憶起來,那綠色的光影總揮散不去,那清晨的霧氣還在纖纖的彌漫,那輕掩的河岸還有蝌蚪在遊動。於是,我終於肯相信他的話了。
  我只出過壹次省,因而不敢肯定的把這個結論推廣。
  去桂林時,公路四周山都小小的,且獨立而不連續,透著清麗冷淡,渾然沒有西雙版納壹般的溫柔明媚。桂林的美在水間,沿漓江而下,四周青山圍繞,山依舊不高,隨著水蜿蜒沈浮,北風時時拂亂發絲。讓人想發呆,我也確實壹直在發呆,好像是看到壹幅清致的畫,不願移開目光。很久以後我想起來,覺得似乎便是“人在畫中遊”的感覺。
b2ed9355741c4dc4b4cea8bf641f60fb0001.jpg
  春遊壹詞似乎已許久不用。幼時身在山間,每年春夏總會約時間去遊玩。那時會把吊床系在樹間,任陽光斑駁在臉上;會躺在的草上,聽風柔柔吹過耳邊;會躍入湖間,打碎壹池綠色的倒影。那樣瀟灑的日子,大概3年不曾有過了。
  2年前美術老師問我喜歡什麽顏色。我說是藍色,因為它暖暖的。於是大家就笑了,眾所周知,藍色是冷色。
  可是我心頭總會浮上壹個場景。我悠閑的睡在柔軟的淺草上,陽光壹寸寸悠悠爬上身,無雲的青空就那樣自在的於眼角蔓延。我還是覺得,那樣的天空是暖暖的。只是不知道,那暖暖的究竟是青色的天際,還是我揮散不去記憶。
  那些過去的時刻,從未覺得那麽美好。
  我經常會回想起,幼年的雨後,樓底的緬桂花香逸到房裏。我便高興的跑下樓摘花,壹樹壹樹的雨水在搖晃中打濕在身上。
  為這個回憶,我寫過壹首小詞:
  秋水亂,煙波十裏望不穿。春風陣陣吹雨醉,風涼月燭黯。
  朱欄畔,浮花三月滿庭香。那年雨後折桂枝,木搖濕青衫。
  有壹天我突然發覺那幾株緬桂不再開花。既然是突然,說明我好些年不再熱衷於摘桂,以至於不知它究竟什麽時候不在開花。可是壹股感傷的情緒卻爬上心頭。原來最美的不是那淺香縈繞的時刻,而是自己許多年以後的回憶。
  人生好似壹場旅途,妳的眼不會只盯著眼前的景色。有些東西妳覺得難以釋懷,多年後不過莞爾壹笑。有些東西妳未曾留意,多年後卻總浮上心頭。
  在某個子夜擡頭記下的星辰,物換星移以後妳才意識到,再也沒能看到那般浪漫的星辰。其實,浪漫的並不是那顆星辰。而時那個蟲鳴風和的時候,像墜落的星辰壹般,再也找不回來了。
  隨心吧,趁著還年少。只要多年後,還能回憶起那璀璨的煙花,煙花再易冷、夢想再脆弱,也無所謂了。寫滿了斷章,永不再續!彼女とはとても簡単で人生總會留下遺憾孤灯夜を尽くして風風雨雨的人生清清的悠悠的小河靜靜地流淌著如果可以,我願意和妳十指相扣我依舊在高懸的夜空牽妳壹世溫柔猶花枝-がある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